去年十二月風很大

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殘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夏目桑在地下內牛滿面。

2010/08/06 16:40
我完全是想吐槽一下這張詭異的抓馬。
320867f3caaadb817831aa4d.jpg

哦呀封面真是文藝又飄逸,讓我在第一時間想到了禮一郎。
本以為這又是社會人壓倒不諳世事的浴衣君這樣的王道劇情結果往下看的時候瞬間崩了————————

原作:夏目漱石
イラスト:こっこ
発売: フロンティアワークス
発売日:2010/07/22

先生:森川智之
私:平川大輔
K:小田井涼平

―文豪・夏目漱石の不朽の名作「こころ」を大胆な解釈でBL(ボーイズラブ)として描く新感覚文芸コンテンツ。
教科書で読んだことのあるあの作品が新たに生まれ変わります。
「私」、「先生」、「K」、それぞれの苦悩・葛藤、そして激しい心のぶつかり合い…人気声優が演じる迫真の演技は必聴です!



第一反應————我靠原來大文豪也寫這種不良文啊。
第二反應————神馬,這東西還上了教科書????
第三反應————MORI桑居然被平子推倒了。

結論如下:夏目漱石半夜要來拍製作局的窗戶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Que te pasa?

2010/08/05 15:49
整個人進入真空期了。

湊合著,又是一天光景。


小白文呀,寫不下去了。早就忘了一年前怎麼躊躇滿志地以為可以自圓其説。
與其説懷念那個幼稚的故事,不如承認其實想回到那個時間點。
扯淡的前路還漫漫無期,我在真空木箱里花好月圓。
當年看個CM就能寫出糊弄人CASE的基情。真是讓人慕的基情。

抓馬啊,不再聽了。再也不記得以前出個CM出個偸跑整個人都能雞凍到小腦離家出走的儍樣。
我懷念的是若江回頭看到琢紀的血跡時傾斜而下的驚慌失措。琢紀沙啞顫抖的告白。
我懷念的是冬紀在如水月光下冰冷雪地緩緩走近時留下漫不經心的痕跡。
我懷念的是風修羅邪氣滿載的關西弁。諏訪掩飾慌亂羞怯的大吼。路人醫生壓倒一切的存在。
哎你也看出來這些都是百八十年前的細微存在,我早就放棄眼巴巴地追著抓馬聽了。

聲優們的新聞,早就不關心了。連那個人要發的抓參加的活動出演的ANIME統統不知道了。
頂多在沒事的時候翻一下KAJI的BO然後笑過之後偶爾想起曾經對你有多著迷。
我都沒再説過我喜歡你。怕留下難堪的印跡。


於是我想,差不多是該離開二次元的時候了。
喲都不用悲傷春秋。反正都沒人告別。


一年以前曾經把124的地址棄掉,不負責任地寫説也許某天會回去。
唉要不得啊要不得,小孩子果然是不能説謊的。
[Que te pasa?]の続きを読む



王老先生没有快遞的呀

2010/08/03 23:29
這分明又是一篇毫無營養的近況報告。自作矯情好像別人有多愛看我最近有沒有被狗咬吃得飽不飽一樣。
天菩薩。
我真的每天都吃不飽。


KAJI醬是一個很愛揭穿人家姦情的可愛小孩KAJI醬家最強大了大家都愛去,達子很好很強大很讓麻麻為乃驕傲雖然我之前一直把乃當做佈景板一類沒有存在的東西(毆!
————這就是我他媽一個假期惡補抓馬力求試圖不要跟雪崩團脫軌不然乃們糾結早上君的時候我在一邊無話可説我是真的 不覺得有啥好雞凍的完蛋了我會被乃們唾棄————之後,得出的結論。

可能我腦子長歪了,可能我溝回跟乃們反方向生長可是我很討厭把一個人天天掛在嘴邊天天圍繞他打轉。
這樣的日子早在多年前淳平的時代就一去不返且無從紀念。

我只是會聽別人雞凍澎湃的抓時在他溫柔的聲音或明或暗的跌宕劇情中安心睡去的人。
只是聽到他唱歌笑笑説乃真的不適合唱歌啊叔叔但在你真劍的音符中會連心都溫暖起來的人。

不知道這樣是不是已經失去敢説“我是你忠實的飯”的資格。或許。

我最喜歡告訴別人我喜歡叔叔,喜歡你,你們這些逆生長的大叔了。
然後有人罵我了,是哪個小白説他們是大叔的。
真抱歉啊,麻麻從小告訴我説人要有禮貌而且他們都比我麻麻小我不叫叔叔還叫大爺麼。你大爺的。

我很喜歡看碟評最喜歡S醬的漫不經心螺旋醬的認真可是我最討厭道貌岸然的偽裝成“感想”的指點。
感想毛線啊你誰啊自己不出錢買碟還他媽對他們指指點點。


嘛,我又不是小憤青。


是了是了,我入行沒你高深您在這圈子很多年。我們這些啥都不懂的小白滾一邊歇著去。
我滾了,你看我不順眼我死遠一點。
你不愛搭理我我多跟您説話這不害怕折壽麼。


很多年前還是卡米亞飯的時候,有個日本飯這樣説過。

“能跟您同在一個時代,能聽到您的聲音,就是我們最大的幸運。”

我想對你們也如是説。YUSA桑,卡米亞,哉叔。還有我一樣心儀的大叔們。



於是説,我一直在憤青到底哪裡近況了。



魁地奇也是技術活。

2010/06/13 00:23
“我不明白一群人在地上追着一顆球跑有什麽意思,他們甚至不能飛。”
·
[魁地奇也是技術活。]の続きを読む



我想在變態前随便說点。

2010/05/10 12:35
我不是被嗜好剁人尸体的数千号變態逼瘋的,我是被研究他們為毛要剁人尸体的数万号科学家總結的数億条理論逼瘋的其苦修=皿=
`
[我想在變態前随便說点。 ]の続きを読む



晚間堅定錄。

2010/04/29 22:08
每天早上睁开眼想的第一件事一定是--今天晚上要干嘛。喷。

以前从来没觉得晚上这么难熬。吃完饭出门消耗脂肪肝然后到酒吧咖啡吧继续摄入更多脂肪等着爹妈一通“再不回家就给我睡大街”的威胁电话来提醒。不然站在花园里跟邻居那只整天朝我大叫如今已然跑丢的狗对吼,把它吓跑就抱着PC看谁家吐槽自娱自乐到地老天荒。
如今山水更迭,老娘每天最头疼的是就是如何打发晚上这几小时的时光。
学校在个鸟不拉屎的郊区,进个城必然要经历千辛万苦与众多同类抢占那路貌似比恐龙灭绝得更古老更彻底的公交。学校周围更他妈荒芜得像刚经历原子弹爆炸,最近的M记远在X公里以外,吃个火锅还要走半小时到其它学校后门。上自习这种在吾等看来简直天理不容的事当然PASS。酒吧在开学头个月是常驻所,之后胃开始揭杆起义标榜自己才是大爷于是终于只能偶尔为之。最后缩回宿舍鉴定恐怖片,吾等从最初要拿小兔子蒙脸耳朵塞重金属才敢看屏幕到对着枷椰子姐以及她儿俊雄的歌特妆膜拜不已赞不绝口誓要效仿到现在盯着屏幕不管看啥都是老年痴呆。大学毕业论文的题目都已经拟好--《论恐怖片中怪姐姐造型进化史》。

无力…扶额…下学期大概真的得去报合气道不远万里地打发时间了。



小蜜蜂我錯了我現在就去切腹。

2010/04/19 21:09
好嘛,我錯了。我知道我不應該沒看清楚你是什麽就出動殺蟲劑滿家地追殺你。嘛後來我也差點哭了好吧我還拿月季把你給包好埋了....

然後回來我就一直倒楣。

一個是拼上那條老命的躲開我無視我其苦修我有H1N1還是AIDS媽的給我切腹去。
一個趁著俺重心不穩的時候拿洞爺湖把我刺成蜂窩煤媽的你沒聽見地球一小時啊。


再者天天大酒大肉每天空虛無聊我受不了了我他媽的要回家。


常年蹲在窗邊裝深沉裝老年癡呆裝鬼娃娃麻油內子。蹲到今天豁然開朗醍醐灌頂或者提一頓味湯從我的大花臉上澆了一身。
盯著不動的暴戾日光毫不留情跟我對看直到疼得如同芥末入眼。

原來僅是失去憑依處。

那些大段空白卻堅定有力的時日。

途經的,縱身熱愛的萬千面孔。

我知道不怪你的小蜜蜂。沒有小蜜蜂指不定會出現的小馬蜂甚至他媽的食人蜂。只是出現在不恰當時候被我怪罪。

那什麽芳華已換誰家翻湧暗潮。我葬身的東西多到無可計算。

嘿我也是想每天睜眼看到小賤人裝少女JUNJUN來治愈我被刺激到想飛越瘋人院的心,最好能每天對著YUSA桑大聲咆哮我愛你請用京都弁跟我不倫。

我也想每天看奧特曼打小怪獸看MOMO浦浦小金龍天津四在加上那個白癡鳥王子在時光里蹦來跳去拯救世界拯救自己,然後那些美好的譬如砂糖和U1請不要失去當初模樣我如此熱愛你們CP。

我也想如當初般蹲在神經病院蹲在數字蹲在兒子團跟著雪崩團親友黨每天爲了你們四處勾搭說著誰誰誰我們要組團綁架你我爲了大家好委屈點光榮獻身吧。

我也想半夜蹲在鬼影憧憧的落地窗旁邊看大車呼嘯發出不滿的聲音然後電話那邊AKI在說旦那考哥某人夫而我滿眼X光地想YUSA哉叔老貓組長萬年腐蝕我純潔心靈的魔窟。不介意大家可否一起痛駡食人蜂一起哭窮一起大聲尖叫無處不在燒錢的美好?

我也想每天盯著CM無比虔誠地拿著一個小本本記下悲傷五階段記下吸食LSD的生理症狀心理症狀記下從對受害人屍體的處理方式可以瞭解兇手心態然後知道路邊汽車旅館不能亂住。

我也想每天看牡丹亭桃花扇長生殿被流傳至今百轉千回的古老優雅感動震撼得一塌糊塗。

我也想每天抱著本法醫學彩色圖冊看不同死法不同時間段的屍體長成什麽噁心樣然後試著邊吃飯邊猜測這具屍體的死亡時間直到媽咪在旁邊吼“你這個噁心的小孩給我快點關掉”。

我也想一個人。

像當年那樣。

一個偏執狂抱著理想鄉獨自存活。然後很清楚近在咫尺或望及天涯都有人記得我的存在。


而不是如今如履薄冰。

天知道我多想躲開所謂繁盛人群。



| Home | Nex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