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十二月風很大

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殘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魁地奇也是技術活。

2010/06/13 00:23
“我不明白一群人在地上追着一顆球跑有什麽意思,他們甚至不能飛。”
·
我也不明白。
但是还是每天跑到烟雾大盛的酒吧看世界杯。伪得要死。
全世界人都知道这颗司马光之心。

四年前每天在街边小店点盘炒卷粉占位子看。激动处还有人喷我一脸。
其实我真是不爱啊我想看小贝啦。
然后有人说四年后我们也要在一起鬼叫我说真的不管哪个队要进球我都乱激动的叫了半天也不知道在叫个毛。

然后我矫情地在此时想毕竟你也还在这里不算草马离散。矫情的是时间。
时间毫不吝啬地大手笔加减乘除。短发圆眼镜的巫师终于拯救世界命运翻云覆雨还予不公一切被刻上记号的竹子带着那个早已蒸发的名字生生不息我开始走向与你南辕北辙的世界对你们看来毫无意义地一切无比纠结想游过日本海去古老京都看花火会把Dormitory念作Dormitorio。
你牵了无数双手说了不计其数的誓言最后统统成笑谈不管当时信誓旦旦而我偶尔记得冬天的电影站在等你的坡道下听见对面音响店震耳欲聋的歌。
时再过境再迁我应该记得平成21年南非炎夏畏怯如我或你感叹没有伸出的掌心。呛人至生厌烟雾缭绕。15楼悠然舒卷的高原云层。

都是庸俗的场景。

今年有梦想是四年后的巴西但是我更可能在加满都我发誓。
听说喜玛拉雅夕阳极美,而我眷恋看不懂的《甘珠尔》。



<<王老先生没有快遞的呀 | Home | 故時舊去,新人笑。 >>

Comment Post

Name:
Subjec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