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十二月風很大

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殘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王老先生没有快遞的呀

2010/08/03 23:29
這分明又是一篇毫無營養的近況報告。自作矯情好像別人有多愛看我最近有沒有被狗咬吃得飽不飽一樣。
天菩薩。
我真的每天都吃不飽。


KAJI醬是一個很愛揭穿人家姦情的可愛小孩KAJI醬家最強大了大家都愛去,達子很好很強大很讓麻麻為乃驕傲雖然我之前一直把乃當做佈景板一類沒有存在的東西(毆!
————這就是我他媽一個假期惡補抓馬力求試圖不要跟雪崩團脫軌不然乃們糾結早上君的時候我在一邊無話可説我是真的 不覺得有啥好雞凍的完蛋了我會被乃們唾棄————之後,得出的結論。

可能我腦子長歪了,可能我溝回跟乃們反方向生長可是我很討厭把一個人天天掛在嘴邊天天圍繞他打轉。
這樣的日子早在多年前淳平的時代就一去不返且無從紀念。

我只是會聽別人雞凍澎湃的抓時在他溫柔的聲音或明或暗的跌宕劇情中安心睡去的人。
只是聽到他唱歌笑笑説乃真的不適合唱歌啊叔叔但在你真劍的音符中會連心都溫暖起來的人。

不知道這樣是不是已經失去敢説“我是你忠實的飯”的資格。或許。

我最喜歡告訴別人我喜歡叔叔,喜歡你,你們這些逆生長的大叔了。
然後有人罵我了,是哪個小白説他們是大叔的。
真抱歉啊,麻麻從小告訴我説人要有禮貌而且他們都比我麻麻小我不叫叔叔還叫大爺麼。你大爺的。

我很喜歡看碟評最喜歡S醬的漫不經心螺旋醬的認真可是我最討厭道貌岸然的偽裝成“感想”的指點。
感想毛線啊你誰啊自己不出錢買碟還他媽對他們指指點點。


嘛,我又不是小憤青。


是了是了,我入行沒你高深您在這圈子很多年。我們這些啥都不懂的小白滾一邊歇著去。
我滾了,你看我不順眼我死遠一點。
你不愛搭理我我多跟您説話這不害怕折壽麼。


很多年前還是卡米亞飯的時候,有個日本飯這樣説過。

“能跟您同在一個時代,能聽到您的聲音,就是我們最大的幸運。”

我想對你們也如是説。YUSA桑,卡米亞,哉叔。還有我一樣心儀的大叔們。



於是説,我一直在憤青到底哪裡近況了。



<<Que te pasa? | Home | 魁地奇也是技術活。>>

Comment Post

Name:
Subjec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