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十二月風很大

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殘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諸如此類,遠走高飛。

2010/05/07 16:20
当過一些年,人已散場。

`
[諸如此類,遠走高飛。]の続きを読む



曾几何時荏苒過夏。

2010/05/07 02:46
我曾在每個薔薇璨然荼蘼到极致的温暖夏日,重複那些没有温度的幻覺。

`
[曾几何時荏苒過夏。 ]の続きを読む



晚間堅定錄。

2010/04/29 22:08
每天早上睁开眼想的第一件事一定是--今天晚上要干嘛。喷。

以前从来没觉得晚上这么难熬。吃完饭出门消耗脂肪肝然后到酒吧咖啡吧继续摄入更多脂肪等着爹妈一通“再不回家就给我睡大街”的威胁电话来提醒。不然站在花园里跟邻居那只整天朝我大叫如今已然跑丢的狗对吼,把它吓跑就抱着PC看谁家吐槽自娱自乐到地老天荒。
如今山水更迭,老娘每天最头疼的是就是如何打发晚上这几小时的时光。
学校在个鸟不拉屎的郊区,进个城必然要经历千辛万苦与众多同类抢占那路貌似比恐龙灭绝得更古老更彻底的公交。学校周围更他妈荒芜得像刚经历原子弹爆炸,最近的M记远在X公里以外,吃个火锅还要走半小时到其它学校后门。上自习这种在吾等看来简直天理不容的事当然PASS。酒吧在开学头个月是常驻所,之后胃开始揭杆起义标榜自己才是大爷于是终于只能偶尔为之。最后缩回宿舍鉴定恐怖片,吾等从最初要拿小兔子蒙脸耳朵塞重金属才敢看屏幕到对着枷椰子姐以及她儿俊雄的歌特妆膜拜不已赞不绝口誓要效仿到现在盯着屏幕不管看啥都是老年痴呆。大学毕业论文的题目都已经拟好--《论恐怖片中怪姐姐造型进化史》。

无力…扶额…下学期大概真的得去报合气道不远万里地打发时间了。



而我愛你你可能記得。

2010/04/26 10:42
你多難得,城市繼續轉動,而我愛你你可能記得。

·
[而我愛你你可能記得。 ]の続きを読む



小蜜蜂我錯了我現在就去切腹。

2010/04/19 21:09
好嘛,我錯了。我知道我不應該沒看清楚你是什麽就出動殺蟲劑滿家地追殺你。嘛後來我也差點哭了好吧我還拿月季把你給包好埋了....

然後回來我就一直倒楣。

一個是拼上那條老命的躲開我無視我其苦修我有H1N1還是AIDS媽的給我切腹去。
一個趁著俺重心不穩的時候拿洞爺湖把我刺成蜂窩煤媽的你沒聽見地球一小時啊。


再者天天大酒大肉每天空虛無聊我受不了了我他媽的要回家。


常年蹲在窗邊裝深沉裝老年癡呆裝鬼娃娃麻油內子。蹲到今天豁然開朗醍醐灌頂或者提一頓味湯從我的大花臉上澆了一身。
盯著不動的暴戾日光毫不留情跟我對看直到疼得如同芥末入眼。

原來僅是失去憑依處。

那些大段空白卻堅定有力的時日。

途經的,縱身熱愛的萬千面孔。

我知道不怪你的小蜜蜂。沒有小蜜蜂指不定會出現的小馬蜂甚至他媽的食人蜂。只是出現在不恰當時候被我怪罪。

那什麽芳華已換誰家翻湧暗潮。我葬身的東西多到無可計算。

嘿我也是想每天睜眼看到小賤人裝少女JUNJUN來治愈我被刺激到想飛越瘋人院的心,最好能每天對著YUSA桑大聲咆哮我愛你請用京都弁跟我不倫。

我也想每天看奧特曼打小怪獸看MOMO浦浦小金龍天津四在加上那個白癡鳥王子在時光里蹦來跳去拯救世界拯救自己,然後那些美好的譬如砂糖和U1請不要失去當初模樣我如此熱愛你們CP。

我也想如當初般蹲在神經病院蹲在數字蹲在兒子團跟著雪崩團親友黨每天爲了你們四處勾搭說著誰誰誰我們要組團綁架你我爲了大家好委屈點光榮獻身吧。

我也想半夜蹲在鬼影憧憧的落地窗旁邊看大車呼嘯發出不滿的聲音然後電話那邊AKI在說旦那考哥某人夫而我滿眼X光地想YUSA哉叔老貓組長萬年腐蝕我純潔心靈的魔窟。不介意大家可否一起痛駡食人蜂一起哭窮一起大聲尖叫無處不在燒錢的美好?

我也想每天盯著CM無比虔誠地拿著一個小本本記下悲傷五階段記下吸食LSD的生理症狀心理症狀記下從對受害人屍體的處理方式可以瞭解兇手心態然後知道路邊汽車旅館不能亂住。

我也想每天看牡丹亭桃花扇長生殿被流傳至今百轉千回的古老優雅感動震撼得一塌糊塗。

我也想每天抱著本法醫學彩色圖冊看不同死法不同時間段的屍體長成什麽噁心樣然後試著邊吃飯邊猜測這具屍體的死亡時間直到媽咪在旁邊吼“你這個噁心的小孩給我快點關掉”。

我也想一個人。

像當年那樣。

一個偏執狂抱著理想鄉獨自存活。然後很清楚近在咫尺或望及天涯都有人記得我的存在。


而不是如今如履薄冰。

天知道我多想躲開所謂繁盛人群。



前路漫漫。

2010/04/07 19:00
知道這部電影是兒子在鋪天蓋地演那純愛紅線差不多走火入魔的時候。純愛一向不是我的菜,無奈泥轟人就是熱愛那白色針織衫格子短裙小領結加件小西裝外套的校服萌。戀空什麽的感動幾十萬泥轟群眾的時候俺正對著三浦君的正義顏+白頭髮一點都不邪氣都不萌大聲抱怨。(後來跟丸子君一對比俺回頭舉四肢支持他= =
兒子的紅線之所以引起我嚴重關注完全是因為某天中午看天朝臺,新聞三十分這檔極其和諧的節目中居然出現了我兒子內牛滿面的大臉!!!!至少十秒以上!!!(關於內牛滿面這檔子事請自行百度紅線的海報...不止他內牛.... 當時老娘就無語凝噎了。兒子乃太強大了乃居然在天朝臺如此霸氣的一檔社會新聞上露臉了麻麻為你驕傲=3=
再就是POCKY跟紅線弄了個聯動,打著純愛的旗號來賺所有乙女的不乙女的童鞋的錢。兒子在某CM中大開金口一唱歌為娘的眼淚就下來了。
終於聽到兒子唱歌不走調了啊。遠目....

前路漫漫的官網做得很清新。雖然依舊是高中生的純潔戀情這類土氣題材不過當時因為導演很強大選的都是正在迅速走紅的當紅非J家演員雖然沒怎麼花力氣宣傳依然很被看好。猶記得當時看到卡司俺的第一念頭——“兒子啊乃怎麼又跟巨乳姐合作了T^T”

今天終於得見真面目。前面一段屬於花癡,中間到後面屬於糾結,最後結局不明。再次印證哀家膽敢挑戰無字幕是多么愚蠢的選擇= =

大概是講的北乃姑娘跟將生君兩個人若即若離的初戀物語。兒子那角完全就是一導火線。(我想說的是終於不是路人A了) 最後將生君還是依照原定路途上京,有人在回憶中掉下眼淚。

大抵是些青春時期的珍貴回憶。譬如兩人把手機湊在一起說“大好き!!”聽彼此的聲音迅疾穿過電波與空氣。譬如打著不會的架子鼓驕傲地宣佈你一定喜歡我,巨大聲響掩飾住眼裡落下的水滴。

終究是要被生活的巨大浪潮帶走,下落不明。



失眠党千万不能听的醒脑碟——《月の下でおやすみ》 第4轨

2010/02/24 23:36
昨天晚上失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次眠。大腦清醒到六點才不知怎么的睡著了= =

而罪魁禍首就是————《月の下でおやすみ》中YUSA的第四軌。

以前聽正常幼兒版YUSA數羊俺就覺得根本就無法睡著,催眠效果負長,沒想到這個版本數羊的醒腦功能更是比一噸純咖啡更害!!!

輕柔海浪,帶著倦意的YUSA桑溫柔甜蜜的聲音,噴這些就已經足以讓俺的叔魂正太魂LOLI魂以及不知名的管他什麽魂都統統劇烈燃燒了,更不要說YUSA桑在耳邊一直不停的CHU!!!!!!!!!!!!!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俺積蓄的熱能可以直衝河外星系了!!!!!!!!!!!!!!!!!!!!!媽的如果俺有硬件昨天晚上一定飚一嗓子海豚音嚇一嚇VITAS君XDDDDDDD




今天大概是最後一次在家裡四五個雞蛋的上網了。我超不想回去。我超討厭不得不看見的某些人。我超討厭那些無聊的生活。

要跟霸氣台式PC君以及弱氣本本PC君說再見了。

謝謝螺旋醬給我很多木原老師的小說。謝謝蘇打好聽的《夏 狂熱》。至少我可以有很明確的方向在努力,說不定有一天能畫出很動人的畫來。

更新頻率不定,可能半年一次(喂)

撒喲~~~我的小後院。




欠扁皮埃斯:那啥我會一直更新spaces的。

My spaces



Prev| Home | Nex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